联络我们:+001(609)888-6088
今日关注
  • 乌克兰反邪教专家:邪教“全能神”正利用网络在东欧开展宣传

    2021年7月,乌克兰反邪教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国际反邪教研讨会上,就“全能神”在东欧国家利用网络开展招募宣传的情况作了报告,并在俄罗斯宗教与异端研究中心联合会总裁、著名反邪教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开办的“伊里涅义信息咨询中心”网(Iriney.ru)上发表了该报告。 乌克兰反邪教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 “全能神”邪教也被称为“东方闪电”,当前在东欧积极从事网络活动,使用俄语进行网络宣传和网络传教。“全能神”几乎入驻了所有主要的社交平台——VK、脸谱(FB)、优兔(YouTube)、电报(Telegram)等,

  • 虚假的“难民申请”的全能神教信徒,在韩国停留了近10年

    全能神教会以切断家庭关系蛊惑信徒离家出走的教义使众多信徒离家出走前往韩国,近日部分韩国本地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民众前往韩国首尔就老去Gongdong109的全能神教会大楼门前,举行一场较大规模的示威活动,示威活动宣示,其居住的居住的农村环境及亲属被全能神教会传教活动摧毁。最近听说有部分韩国籍信徒要去澳大利亚留学,在韩国下落不明的姐姐和传达母亲死亡消息的弟弟的信传开后,为了防止更多的信徒失踪进行了预防。家住中国河南省周口双城区的弟弟谢海阳,在母亲生病期间,其姐姐仍然一意孤行前往韩国,最终其母亲于2020年12月去世,并

  • 全能神教会韩国蔚山分公司被曝光

    ▲全能神教蔚山支部办公室(写字楼1806号)不久前,受害家庭的举报称,妻子沉迷于全能新教而离家出走。 据悉,其夫人被全能神教信徒们吸引,从京畿道到蔚山生活。向警方报案失踪的丈夫本以为在家附近某处,但经调查得知是蔚山。全能神教信徒们带着离家出走的夫人,在蔚山地区等地走遍信徒们的家庭和写字楼,一起生活了2个月。 因此,此前一直未露面的全能神教蔚山支部办公室被揭发了。蔚山全能神教支部位于蔚山新亭洞,不是购买建筑,而是租赁使用。 直到最近一直使用并搬迁的写字楼(新亭洞建筑,1806号)是从2018年开始使用的办公室。

  • 韩国鞍山“国际多文化中心”成为全能神教最新的活动据点

    近年来,邪教“全能神”将其根据地转移至韩国,在韩大肆开展传教活动,破坏无数信徒家庭,给韩国社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目前,京畿道鞍山市是韩国境内滞留外国人最多的地区。当地元谷洞有一个外国人聚集村,很多初来韩国的外国人出于学习语言、交朋友或备考韩国语能力考试的需要,会到当地的“国际多文化中心”报名跟班学习。而给当地带来诸多负面影响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根据地,就在离这个中心十分钟路程的一栋楼上。韩国鞍山“国际多文化中心”。原文配图韩国京畿道鞍山“国际多文化中心”多名全能神教徒聚餐。原文配图韩国全能神教一

  • 全能神教,在韩国注册“提供及代办农村工作”公司,加强对农村地区渗透!

    ▶积极利用归化者的名义和业务活动进行身份清洗▲忠北槐山,全能神教团体住宿处全景中国邪教“全能神教”团体在年轻人都离开的农村,以高于现市价的价格收购土地、畜舍等,扰乱了房地产市场。他们进入江原道横城山区,随时焚烧垃圾,造成环境污染,导致河流淡水鱼死亡飘在水面,甚至村子里都弥漫着黑烟,给周围的邻居造成伤害。看了他们成立的公司登记证,他们确实也注册了“农村工作提供及农业作业代理”公司。这不仅是房地产,连农村工作岗位也有可能被蚕食。不仅如此,他们还成立了股份公司,持有超过2万股的股份。股东名单没有公

  • “‘撒旦教’和‘全能神’的骨灰级辩护者 ” MASSIMO INTROVIGNE

    “‘撒旦教’和‘全能神’的骨灰级辩护者…”MASSIMO INTROVIGNE的身份▪MassimoIntrovinㅡ活跃于与“撒旦教”相关的书籍和讲座中几十年来,一直为邪教[全能神教会]辩护的意大利宗教学者马西莫·英特罗维涅(Massimo Introvigne)(65岁)一直指责撒旦教徒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是“撒旦教”(据透露,他曾为“邪教”辩护和支持)撒旦崇拜者;撒旦教会。他出版了几本书以及一本名为“撒旦教:社会历史”的书,并一直支持和介绍“撒旦教”。一位读过他的书的撒旦教徒说:“这里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总而言

  • 在《中央日报》上刊登的寻亲广告中的失踪人士找到了,原来他躲在韩国全能神教会

    7月26日,在《中央日报》上刊登了以下广告找人。▲ 7 月 26 日《中央日报》广告这是来自家属在寻亲广告中的一段话:儿子,朴某某(37岁),2013年被全能神教会带到韩国。从那以后,再无消息,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他性格好,性格好,对父母很孝顺。我想念我的儿子我很担心我儿子的安全。现在我老了,我的健康状况和以前不一样了。作为孩子的父亲,他在等待孩子早日归来。*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我儿子的消息,请与我联系。“这个人对吗?”▲ 江原道横城全能神教会大楼内被《中央日报》寻亲广告寻找的儿子他是我采访时在江原道横城的全能

  • 突发事件,韩国全能神教会最近出现了人员叛逃,内部信徒人心惶惶!

    全能神教会恶意利用不利的身份漏洞,以列入国家黑名单为由进行胁迫,阻止教会内部信徒叛逃。今年9月14日,一个名为Crossroad News的YouTube频道上传了比新冠疫情更可怕的异端邪教全能神教的视频。 池恒(男,21岁)、小英(女,22岁)、程鑫(男,31岁)等3名青年吐露了逃离韩国全能神教的经历,他们坦言是噩梦。上传视频的频道上只上传了一个视频,留言的人都是外国人,使用韩语这一点令人惊讶。脱离韩国全能神教(全能神教、东方闪电、CAG)集团,前往美国成立美国全能神教会的人也曾运营YouTube频道进行活动。 但是,随着频道的停止,他

  • 沦为商业团体的韩国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正在大规模秘密转移

    设立多个农业公司法人后,在江原道和忠北地区购买了数十万坪的林地、农地、畜舍、果园,并成立了电影公司、通信销售业,进行收益事业。虽然不是慈善团体或福利团体,但如果宗教的意义在于拯救人类存在,一般都会关注拯救心灵或灵魂,而"全能神教"却剥削信徒的劳动力,让他们无薪劳动。 无视他们的主体人格,助长离家出走,进行破坏家庭的行为,抹杀人权。

  • 布鲁塞尔研讨会团结力量反对全能神邪教及其支持者

    近日,FCCE 在布鲁塞尔举办了一场特别研讨会,来自立法、宗教和政府背景的嘉宾讨论了尊重、保护宗教信仰和揭露教派危险的话题,Laurent Jacques 写道。 会上,关注宗派活动的独立记者罗兰·德考特介绍了一个名为“全能神”或“东方闪电”的宗派,清楚地暴露了宗教和宗派之间的根本区别。布鲁塞尔 FCCE 特别研讨会德考特称,全能神教会为了扩大和增加其信徒数量,从事可疑活动,歧视和诽谤其他教派和不同的基督教宗教。 基督教反对者和国际媒体反过来将其描述为一个教派,甚至是一个“恐怖组织”。 很明显,这个运动除了它的名字之外

  • 俄反邪教专家:邪教是国际政治工具

    俄罗斯“乌拉尔政治专家信息频道”网站(URALPOLIT.RU)10月13日发布消息称,近日俄著名反邪教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接受采访,与记者交流了邪教头目特征、如何避免沦为邪教受害者以及为何邪教人员造谣其为美国间谍等问题展开交流。德沃尔金指出,邪教是国际政治工具,邪教头目是反社会人士,邪教信徒是被奴役的人。亚历山大·德沃尔金。图片来源: URALPOLIT.RU目前全球约有数百种邪教,俄罗斯也不例外。苏联解体后,邪教逐渐猖獗,其中一些邪教具有极权主义和破坏性的性质,成为各种刑事案件的主要犯罪因素。邪教及其头目特征德沃尔金指

  • 境外不是法外,“全能神”罪恶难逃

    “全能神”邪教组织十分残暴,除了在精神上控制信徒还在行为上进行严格限制。“全能神”操纵信徒犹如玩偶,肆意摧残,导致信徒抛弃家庭、远离亲人,有工不做、有学不上,奉上财物、献出一切,给社会带来危害。不仅如此,“全能神”的危害同样体现在境外。2021年7月29日,韩国“宗教与真理”网站报道称,近年来,一些邪教组织在韩国恶意滥用《难民法》,钻法律条款漏洞申请虚假难民身份,长期滞韩进行邪教传播活动,给韩国社会带来诸多不良影响。为强化难民申请审查程序执行,韩国政府对现行《难民法》进行了修订,完善了难民申请制度,并公

  • 散播“世界末日”谣言被拘 法律面前“全能神”邪教无处遁形

    “从灾难降临开始……教会的工作都围绕福音扩展进行……眼前这半年只是操练阶段……若时机许可再搞大帮轰和公开传福音。”3月15日,“全能神”邪教组织下发了《扩展福音工作是神的急切心意》,这份所谓的工作安排核心如上,此外还包括以下三个主题:一是灾难将临,末日将至,每位信徒必须听从安排,乖乖去传福音、拉人头;二是会通过五项具体安排,赶走老的,清除病的,再鼓励信徒“全人”加入;三是对信徒再洗脑、再恐吓,巩固“忠心和顺服”。“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右)、杨向斌(左)后面陆续下发“交通”和工作安排,也无非上

  • 家庭破裂、恐怖主义和谋杀/邪教犯罪集团倡导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 世界宗教和社会学会(SISR/ISSR)学术会议主页截图意大利新宗教研究所所长马西莫·英特罗维吉(66岁,Massimo Introvigne)从1987年开始对韩国新兴宗教产生了兴趣。在他37岁时,他写了一篇名为《文宣明与统一教》的文章。这位被称为天主教徒的宗教学家是世界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的创始人和现任代表,也是“人权”杂志《寒冬》(BitterWinter)的编辑,该杂志由中国邪教全能神教团体运营。7月12日至15日,他在台湾(台湾)在线举办了第36届国际宗教社会学会学术大会,该会议被国内异端组织JMS集团用作宣传他们的一种手段。原

  • 因“全能神教”遭受3年痛苦,噪音骚扰…“如果嫌嘈杂就卖房走人”

    ▪ 报恩郡居民因全能神教集团的噪音,遭受3年痛苦,控诉受害▪ 警察和郡政府人员接到申诉出动,就躲在里面装作安静▪ 对自身不利就装作听不懂韩语,用汉语应付▪ “全能神教”信徒金氏夫妇叫嚣:“嫌麻烦就卖房走人”…目中无人▪ 信徒们炫耀自己早已归化忠清北道报恩郡内北面白石里的村旁,坐落着中国的邪教“全能神教”集团的工厂。从2018年开始,邻居们因不分昼夜的噪音骚扰,身体虚弱到服用治疗胃炎的药。本向远离喧嚣和吵闹,安安静静地生活,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由于对方是身份不确定的中国人,一旦犯下罪

  • 源自中国的异端"全能神教"大规模流入韩国 韩中共同应对不可避免

    发源于中国的异端全能神教(CAG)最近大规模流入韩国国内的事实被曝光。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国内邪教新天地在中国武汉等地开展传教活动的情况被公开,曾引发社会问题。与此相似,被称为中国新天地的全能新教正在流入韩国。全能神教是中国异端教会呼喊派出身的赵维山(62岁)1989年创立的邪教。据悉,他们主张末日论,强迫信徒服从。 而且周围也有证言称,如果不跟随自己,不惜进行无差别暴力行为也不可避免。据推测,全能神教信徒仅在中国就有500万人左右。在亚洲圈,韩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日本正在建立根据地,

  • 扰乱韩国横城郡土地交易市场的"全能神教"(东方闪电)集团购买约7万坪地产,其中包括酒店,加油站等

    继忠北报恩郡之后,江原道横城郡屯内的土地也全部被邪教全能神教(东方闪电)集团所吞没。▲ 购买约 70,000 坪横城土地以他们的集体宿舍屯内乌托邦青年旅舍为中心,到华东里、石门里、揷桥一带林地、田地及家庭住宅,共购买了约7万坪土地。 根据附近居民的主张,酒店、加油站也在运营。▲花东里村民买主以农业法人或信徒个人名义购买。 从部分个人名义来看,1985年出生的36岁中国人,在首尔宫洞温水教会附近租住多户住宅,购买了价值数亿韩元的田地。 这可能违反了房地产实名制法。▲访问酒店和加油站... 中国朝鲜族职员反应敏感记者采访

  • 提防虚假的难民,东方闪电的邪教性质 (全能神教会)

    图:东方闪电宣传图我最近访问了比利时联邦政府司法部有害宗派组织信息和咨询中心,该中心发言人立即指出该中心是联邦司法公共服务局下设立的一个独立中心,罗兰·德尔科特写道这位发言人告诉我,CIAOSN对他们最近收到的一份长达18页的关于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的报告非常感兴趣,并解释了该中心的理念和目标。该中心的责任是研究比利时邪教组织的现象及其在国际上的联系。此外,这些研究将为比利时政府、警察、司法和移民以及任何公共当局的工作提供信息基础和参考建议。该中心发言人举例说明该中心对相关事件的干预。CIAOSN指出,某些

  • 来自中国的全能神教信徒在欧洲被拒绝庇护

    这是一份欧洲的全能神邪教庇护数据。在法国,拒绝了412项庇护申请中的280项,并签发了103份离境令。有127个待决案件。在意大利,提出了622份申请,是欧洲申请最多的:183份被驳回,419件待决案件。在德国,大多数申请被驳回:285份申请中有242份被驳回。然而,还没有人收到出发令。有九宗待决案件。在西班牙,200份庇护申请仍在审理中。瑞士没有向其33名申请人中的任何一个提供庇护,拒绝了26项申请,并发出了22项离境令。其中3人被驱逐出境,5人决定离开该国。其中一人在她返回中国时被捕。有七个待决案件。在荷兰,26份申请被驳回,19份

  • 欧盟记者因敢于揭露事实而被网络攻击

    今年5月1日,比利时记者Roland Delacore撰写了一篇关于全能神教会的个人观点文章,发表在欧盟记者报上。结果,Roland Delacore 在其他媒体上受到了多家非政府组织的严厉批评。特别是,他因其亲中国、反邪教的观点而被指责为“中国政府特工”和“北京有用的白痴之一”。作为回应,Delacore 写了一篇他要求我们发表的后续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获欧盟记者认可。然而,欧盟记者确实支持意见和言论自由,以及新闻自由和独立。欧盟记者因此决定不加编辑地发表 Delacore 的文章。罗兰·德拉库特的《因敢于写作而受到攻击》罗兰写道,

共有10页首页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

欢迎访问大爱网

手机微站扫一扫

微信管理员

请扫码与管理员

微信号取得联络

请扫码与管理员WhatsApp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