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络我们:+1(609)888-6088
首页 >> 社会民生 >>媒体文摘 >> 公益介入PUA存在障碍 性教育普及与相关政策稳步推进
详细内容

公益介入PUA存在障碍 性教育普及与相关政策稳步推进

时间:2021-01-05     作者:adm【转载】   来自:凤凰新闻   阅读

公益介入PUA存在障碍   性教育普及与相关政策稳步推进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文梅 见习记者 陈柯宇 北京报道

11月23日,微博话题#清华心理学教授解密PUA五大套路#又登热搜榜,引起公众热议,这已不是PUA第一次闯入我们的生活。近两年来,“快速推倒”、“假性爱意表达”、“抽离”、“ASD反荡妇机制”…这些陌生的词汇不断渗透进我们的日常,将真挚的爱情从人们身边推开,反手让青年人掉落进亲密关系暴力的深渊…

PUA,全称“Pick-up Artist”,原指男性通过学习不断提高情商的行为,如今已成为男性利用手段猎艳甚至骗取女性的策略,也叫不良PUA。

从2019年北大包丽自杀案中网络热议包丽受其男友PUA致死,到江苏网警查处搭建网站兜售非法PUA教程、再到《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栏目中吴茗公开表述深受PUA伤害之痛…PUA已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目前国内暂无任何一家公益组织致力于此,在PUA案例中涉及精神控制的受害者大多求助于社工或心理咨询等传统求助渠道。

作为国内反PUA第一人,孔唯唯已研究PUA现象超过五年时间,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陷入PUA的受害者很多会经历情感的反复,因为目前国内进行PUA干预的研究人员较少,导致受害者在求助于公益组织后再次转而求助她本人。

究其原因,资深反家暴社工何胜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良PUA的兴盛与个人忽视自我价值感提升、亲密关系商业化、社会缺乏全面性教育以及对性别不平等、暴力等问题的漠视与纵容认知有关。因此,目前社工组织比较多地聚焦于性教育以及性别平等的倡导上。与此同时,相关的政府政策也在稳步推进。

公益组织难介入

不良PUA问题的频繁出现是随近几年的社会热点问题浮现而开始的,作为一个新兴社会问题,公益组织在介入帮助受害者走出困境中也有自己的特点,这是由如何定义PUA决定的。

据何胜洋称,目前在学术界、实务界,对于不良PUA和亲密关系暴力、诈骗犯罪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很一致的看法。但不良PUA所使用的结合心理学技巧的犯罪手法与亲密关系暴力中的情感勒索、精神控制与性暴力是相似的,把不良PUA纳入亲密关系暴力的范畴进行讨论,可能会帮助不良PUA受害人获得更多的法律维权支持。

孔唯唯一直在致力于PUA公益事业,早期亲自陪同求助者寻求妇联或是公安的帮助,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前来咨询,达到了两年内超过150人向其求助的记录,于是孔唯唯开始将受害者转借到地方妇联或是其它公益组织。

然而,PUA本身独特的情感操控特点使许多求助者经过社工或心理咨询的一段时间治疗后,再次寻求孔唯唯的帮助。

孔唯唯告诉记者,许多受害者的情况会出现反复,曾有案例当事人发现男友同时偷拍了多个女生的裸照和视频,于是愤而向孔唯唯求助并要求曝光男友,孔唯唯将受害者女生转介到当地妇联,然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疗愈、走出情感漩涡后,其男友回头求复合表达“爱意”,女生回心转意,并称“男友要求其删掉网络曝光他的所有内容以证对他的爱意”,于是令孔唯唯删除男友之前资料并再次陷入“恋爱”,两年后再次求助于孔唯唯,女生才真正走出这段关系。

这种情感的反复导致了许多受害者不再继续寻求心理咨询或是社工的帮助。据此,孔唯唯认为,PUA此般“反复”的特点是心理咨询较少遇到的,而她个人长期研究PUA,更加了解情况,更多的求助者还是会前来咨询。受害者“反复”后再次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将伤痛再次讲述也会造成二次伤害。

在此,孔唯唯认为寻求社工的帮助效果可能更好,“社工会将受害者档案存储、跟踪反馈、避免二次伤害”。

“社工的一个作用就是穿针引线的功能,当案主寻求社工的帮助后,社工会陪同他到不同的部门沟通,除了提供心理辅导外,还将陪同进行报警、司法程序的陪同、临时庇护、危机评估等,直接面对受害人。”何胜洋称。

除了PUA受害者的“反复”特征使公益组织难以介入外,还有求助被时被拒收的情况。在2017至2018的一年时间里,孔唯唯曾带受害者求助于8家公益组织均被拒收。孔唯唯认为,PUA作为新兴现象,目前整个公益界尚未有对这种现象的全面深入了解,从PUA的专业术语到流派、技巧等,社工或心理咨询仍在采用一般亲密关系暴力的方法进行疗愈。

那么我国目前的亲密关系暴力救助系统是否可以缓解PUA受害者的难题?对此,何胜洋认为,不只是PUA问题,聚焦到虐待儿童或者家庭暴力这两个社会问题上,我们的救助系统都相当不成熟。硬件上缺乏像未成年保护中心、家庭暴力临时庇护机构等场地,软件上缺乏法规政策环境、财政投入、社会共识、服务网络搭建的完善,不仅从事这方面工作的社工、民警、律师和法官等一线工作者都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

尽管作为新兴社会现象,PUA获得公益组织的关注和推进仍需时间。何胜洋介绍到,目前我国社工在疗愈PUA问题上采取了从心理咨询到陪同其连接各个部门的综合手段,许多受害者经过疗愈走出了情感漩涡。同时,孔唯唯也于11月16日正式推出了国内首个受害者互助论坛官网—PUA干预,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正式上线公测。

心理健康建设稳步推进

尽管公益组织目前在介入PUA问题中难以快速推进,但从PUA盛行的原因出发探究PUA问题隐藏的弊病,仍可以看到国家政策的相关推进。

据《中国PUA认知概况与婚恋价值观》全国调研显示,青年群体是学习PUA的主力军,28岁以下样本接触者比例是83.8%,未成年样本比例6.7%。从学历分布来看,大学本科的PUA学习者占比64.4%,为PUA文化学习的主要受众。

PUA文化在青年群体中的大肆流行背后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孔唯唯认为, PUA能够有广泛市场与我们从小接触的狭义性教育有关。据相关资料表明,狭义性教育下,人们只被传授基本的性知识,而不被教导何为正确的性行为、性态度。

“在缺少全面性教育的这样一种亚文化之下,许多青少年存在着口述生殖器名词的羞辱感,这种羞辱感带来的较为严重的后果是,当受害青少年被性侵、暴力胁迫后,在法庭上无法提供确切证词,‘阴道、睾丸’被替换成了‘鸡鸡、咪咪’,影响了法律程序的正常进展。”孔唯唯说:“这是一种观念上的认知缺乏,睾丸和眼睛耳朵一样,只是普通器官名词,大胆说出来即可。”

正确的性态度也需要从小培养。“例如小朋友要被告知,凡是内衣遮住的地方都是不能碰的,如果触碰到了要及时道歉。这也是目前我们在做公益性教育普及时力行的。”孔唯唯谈道。

“狭义性教育导致我们无法正确认知我们身体的边界感跟我们的主体性,对于深陷PUA其害的人就难以区分自己的哪些权利是不可以让渡的。”何胜洋说。

除此之外,孔唯唯根据多年对PUA文化的研究认为,男性的情感需要被长期忽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男性长期被认为是克制感情的、撑起家庭的支柱,随着社会生产力发展,男性的情感需求被释放,但又缺少如何表达感情的方法,于是PUA平台的诞生恰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何胜洋则认为,一些影视作品中对亲密关系暴力的美化与渲染,使例如“他爱我才会控制我不让我工作”、“爱我才会每时每刻关注我的行踪”这样的观念深入人心,导致很多观众认为暴力就是爱的一种方式,对平等爱情关系的理解产生偏差。例如“霸道总裁爱上我”、“鱼塘哥”这样的故事不断美化男性对女性的控制跟权力,很多影视作品也通过这样的剧情去美化暴力,让观众内化这些价值观,导致PUA受众乐于接受这样的叙事。

那么公益组织目前应采取怎样的措施更好的介入PUA问题?何胜洋介绍说,目前社工组织比较多聚焦于全面性教育推广、性别平等倡导和家庭暴力干预等方面。像国内知名性教育公益组织“莓辣”通过付费线上课程、学校教材、在各个城市培育性教育讲师团队来推进性教育普及,“保护豆豆”平台也在通过动画形式将性知识传递给青少年儿童。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相关部门也对此类问题给予重视。今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国残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2020年重点工作任务及增设试点的通知》,展开了全国社会服务心理体系建设;10月17日,性教育正式纳入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有关心理健康建设的国家政策稳步推进。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欢迎访问大爱网

手机微站扫一扫

欢迎您访问大爱网

中文数字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