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络我们:+1(609)888-6088
首页 >> 社会民生 >>媒体文摘 >> 自杀鼓自杀鼓励后宫管理术?PUA里可怕的精神控制
详细内容

自杀鼓自杀鼓励后宫管理术?PUA里可怕的精神控制

时间:2021-01-05     作者:adm【转载】   来自:中国经济网   阅读

   
        


王婷(化名),2019年6月通过社交平台认识了前男友“晓杰”,后因为发现对方同时与众多女性暧昧、调情,甚至以男女朋友互称,在今年10月选择分手。分手后,王婷偶然间发现对方竟然是个“导师级”的PUA。

2019年11月,受害者王婷带着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以把话说清为由,暗访前男友的PUA公司。

前男友“晓杰”承认自己是PUA  师承“舞步学院”

看看新闻Knews记者:你是自学的,还是怎么样?

晓杰:什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就是PUA

晓杰:我跟你说过这个事情吗?

王婷:没有,我不记得你有讲过了。

晓杰:2014年,那会我刚毕业,没有工作。我看到有一家公司在发招聘,招聘销售,我就去了西安。在西安学习的3个月时间里,发现还挺赚钱的,就做这个了。



晓杰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字:天道酬勤。

在对话中,晓杰承认自己接受过PUA课程的系统训练,且“师承”老牌PUA组织“舞步学院”,他还表示这家机构依然在运行中,且颇具规模。

PUA简单几句话 王婷便再次陷入“精神控制”

在与前男友“晓杰”的对话中,王婷说她认为晓杰就是对她使用了PUA套路,尤其是话术套路。对此晓杰并没有否认,但他一再强调自己虽然使用了套路,但是对王婷的感情却是真的:“这么说吧,假的(感情)永远不可能经过时间的考验。”

晓杰不断提醒王婷回忆起恋爱里甜蜜的点点滴滴,并且用恋爱时自己的付出,和在一起4个月的时长,试图说服王婷能够理解他对王婷的真心。另外,晓杰还不断强调,“PUA导师”的身份早已经是过去时。

王婷再次质问晓杰:“那我想问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做PUA了?”

“今年我接触到你了,我就没有直播了啊。”

“你就认识了我之后放弃了PUA了?是因为我吗?”

王婷的语气中显得有些感动,她感受到了自己的特别,在晓杰心目中的特别。因此,王婷对晓杰的质疑也开始松动。

然而,离开晓杰公司之后,当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以男性身份,在晓杰含有“PUA”字符的微信小号上,向其咨询课程时,他发来了一份私人课程大纲。里面晓杰自称为“把妹达人”,有与众多女性的合照,课程内容也涉及“打造展示面”。



而为了显示导师能力,晓杰还发来了与其他学员的微信对话,涉及“推倒高分妹”、榨取女性钱财等话题。



在外人看来,晓杰的谎言很容易被揭穿,但对深陷其中的王婷而言,却并不容易。

即便当看看新闻Knews记者把与晓杰的对话内容告知王婷之后,她依然选择相信:“我相信他对我是有一部分真心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之前的那种关怀。”

其实在这次上门曝光之前,王婷多少是有些犹豫的,一方面她对晓杰的欺骗充满了恨意,但另一方面她却对可能毁了晓杰的事业充满了不忍和愧疚。王婷多次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达,他觉得晓杰是PUA,但是晓杰对她却是真心的,并不断讲述晓杰在恋爱前几个月对她的体贴。

直到报道刊发前,王婷也依然挣扎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她多次询问看看新闻Knews记者:“你们视频会不会传播力很大?会不会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不想太绝了,不想毁了他,他创业养活一家子人,不容易。而且其实他对我也挺好的。”

诸如此类。

自杀鼓励?后宫管理术?PUA里可怕的精神控制

作为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创始人,孔唯唯说她见过太多女性挣扎在PUA“精神控制”的陷阱里,无法自拔。

王婷对前男友关于“真心”的幻想,是PUA里典型的通过“话术”进行“精神控制”的例子,但所幸王婷还是相对偏理智的,她选择了分手。

还有一部分受害者,在明知男友在使用PUA对其进行操控之后,依然选择留在男友身边。孔唯唯向我们诉说了一个离奇的案例。

“她(另外一个受害者)的男朋友同时有很多其它的女朋友们,然后她的男朋友,还尝试让这个女孩,去接受其它的女朋友们,也让其它的女朋友们和她和平共处。”孔唯唯说,PUA里的“精神控制”融合了众多流派的知识和技巧,十分变态。而这个离奇的案例,背后所用的是PUA圈内所谓“后宫管理术”的技巧,复杂,高阶,完全超越人性的底线。

而当PUA的“后宫”里,每当有女孩子想要“逃离”的时候,PUA又会通过技巧说服她们。

“当女孩子拒绝的时候,或者说当女孩不认可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就会进一步打压她,说你根本不爱我,这个世界上难道不是越多这样子,同样爱护我的女人来爱我,你会更开心吗?难道你不希望看到我幸福吗?”说到这里,孔唯唯脸上露出鄙夷却无奈的表情。

PUA“精神控制”的最极端,甚至包括“自杀鼓励”。

上述案例中的女孩,在找到孔唯唯进行求助之前,已经不止一次自残甚至自杀了。“她找到我的时候,之前自杀被救起来的,我能感受到她的精神状态,已经疯掉了。”

在无数个和前男友拉扯的日子里,女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你爱我,你就证明给我看。”

这就是“自杀鼓励”,但女孩却还是一次次掉入陷阱。

在一个被称为“五步陷阱法”的PUA流派里,标准操作步骤的最后一步便是“自杀鼓励”。

王婷带着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与前男友晓杰对质的时候,也曾经追问晓杰,是否有学过“五步陷阱法”。

晓杰矢口否认,但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晓杰公司员工的笔记本上,却找到了“五步陷阱法”的相关内容。

明明关乎生命,一些PUA对待生命却极度冷漠,甚至将其扭曲地等同于成就感的来源。

PUA机构的前工作人员罗小白(化名)就曾经和机构负责人,一位圈内有名的PUA导师,进行过关于“自杀”的讨论:“当时有一篇文档里面,他(PUA导师)记录了一个女孩子,经常会很低落,包括会描写自己有自残的行为。我当时就问他很详细的内容,我说如果这个女孩子,哪天要在你面前自杀,或者推开窗户跳下去,你会怎么样。他说我会在旁边看,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会觉得非常好玩,而且是笑着说的。”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欢迎访问大爱网

手机微站扫一扫

欢迎您访问大爱网

中文数字服务平台